bob游戏平台

bob游戏平台 > 董氏奇穴

董氏奇穴治疗痛症

发布者: : 阳光中医针灸推拿   发布时间: : 2016-07-01 14:25 浏览次数: :

       董氏奇穴乃董景昌先生祖传数十代之针灸学,是有别于十四正经的独特的针灸体系,具有特效的奇穴、特殊的针法及完备的理论体系。董公的入室再传弟子左长波先生在2003年所写的《董氏奇穴针灸特色疗法》一文中简明扼要的阐述了董氏奇穴的理论体系及主要内容,他在文中说:“经云:人之所有者,血与气耳。初病气结在经,经主气;久病血伤人络,络主血。任何顽症痛疾由气滞、血瘀到痰凝、毒聚的病理过程,均以瘀血为机转。董公以毫针通经调气,以三棱针刺络活血,气通血活,何患疾之不除?一言以蔽之,董氏针法将毫针与三棱针完美结合,达到了‘气至病所’和‘邪有出路’两层目的,真正体现了身心合一、形神双调的治疗原则。”

痛证是临床上常见的一种病证,其范围广泛,或头痛项强,或腰背疼痛,或胸腹疼痛,或骨节四肢疼,内及脏腑经络,外延头项腰背四肢。《内经》把痛证的病机概括为:“不通则痛,不荣则痛。”不通者,有风、寒、湿、热等无形之邪及瘀血、痰浊、结石等有形之邪痹阻经络,经络不通也;不荣者,阴阳气血津液不足,机体失荣也。根据“实者泻之,虚者补之,陷下者灸之”、“宛陈者除之”等治疗原则,不通者通之,不荣者濡之。风、寒、湿、热等无形之邪痹阻经络者,以毫针刺穴调气通经可也;疲血、痰浊、结石等有形实邪痹阻经络者,以三棱针刺络逐瘀活血,瘀去机转,有形之邪随之而去,经络遂通也。不荣者,以艾灸关元、气海培补真气、以毫针依法补之以激发脏腑功能,使气血化生有源,内可“和调五脏,洒陈六腑”,外可贯经脉、濡筋骨、利关节。如此,经脉通畅,五脏六腑、四肢百骸、五官九窍、皮肉筋骨等组织得养,何痛之有?

    调气通经方面,以特效奇穴与特殊的针法相结合,取得良好的疗效,如灵骨、大白治疗腰腿痛,五虎治疗手指痛及踝关节、足跟痛,重子、重仙治疗颈肩背痛等均有特效,配合倒马针法、动气针法及牵引针法,用之得当,针到病除。根据《黄帝内经·素问》缪刺论篇第六十三“邪客于经,左盛则右病,右盛则左病,亦有移易者,左痛未己而右脉先病,如此者,必巨刺之,必中其经,非络脉也”为指导,选取健侧的特效穴为治疗穴,同时根据“经脉所过,主治所及”以及《难经·六十八难》的“俞主体重节痛”,故选取患侧病变经络所在的腧穴作为牵引针(即牵引针法),然后两端同时捻针,交互感应,遥遥相引,这样患处在两穴之间,再配以动气针法(边行针,边令患者活动患处,若患处在躯干部位不能活动者,医者以手按摩局部),通而调之,气至病所,常常立止疼痛。

    刺络放血方面,董氏奇穴针灸有独具特色的“络病理论”,认为“痛证必瘀”“久病必瘀”“怪病必瘀”、“重病必瘀”“难病必瘀”。凡病经数次针治,未见病情改善,认为必有瘀血、痰浊有形之邪阻滞气机,当在相关区域寻找瘀络,刺络放血,使有形之邪(如瘀血、痰浊)尽出,立起沉疴痼疾。董公入室弟子杨伟杰先生有云:“祛一分瘀血,存一分生机。”

    董氏奇穴把调气和调血完美的结合起来,同时使用特效奇穴及特殊的针法,因此在治疗痛证方面具有卓效。笔者导师米建平主任医师在临床上常使用董氏奇穴治疗一些痛证,每获良效,现辑录几则验案,以飨同道。

    病例1:李某,女,24岁。患者因“右腰部疼痛2天”来诊。患者2天前突发右腰部疼痛,以胀痛为主,因既往体检发现肾内小结石,疑为肾结石引起腰部疼痛,遂于省中医院行肾、膀胱、输尿管B超检查提示未见明显异常声像。既往颈型颈椎病病史4年余。刻诊:右侧腰部疼痛不适,以胀痛为主,无下肢放射痛,右侧肩颈部酸痛不适,余无明显不适。查体:右侧腰肌紧张,压痛明显,直腿抬高试验()"4”字试验()。针灸处方:灵骨()、大白()、束骨()。针刺左侧灵骨、大白后,边捻转行针,边轻轻按摩患者右侧腰部,3 min后,患者诉右侧腰部及其右侧肩颈部疼痛明显缓解,用力按压局部疼痛已减轻许多,遂再针右侧束骨,并用红外线照射局部,留针25 min。治疗结束后,患者诉右侧腰部已无明显疼痛,局部压痛亦不明显。后按前法共治疗2次,遂告痊愈,随访3月未再复发。

    :患者右侧腰部及肩颈部疼痛不适,根据经络辨证当属膀胱经经气不利所致,故取健侧灵骨、大白作为治疗穴以及患侧膀胱经之腧穴作为牵引针,同时配合动气针法以调气通经,经脉通则疼痛遂去。该病初起,尚在经,未及络脉,尚无癖血痹阻脉络,故仅以毫针调气通经,无需三棱针泻血通经也。另:患者平素肩颈部酸痛不适反复发作,经过多次普通针灸治疗仍反复发作,但经过此次治疗后,肩颈部症状消失,亦无发作。盖平素所选穴位均以局部脑穴及阿是穴为主,虽局部经络暂通,症状得以缓解,但病变经络尚未畅通,故遇受凉及姿势不正确等外因易诱发。《内经》有云:“荣输治外经”,这说明四肢腕躁关节以下之荥输穴善通调经络,而董氏奇穴治疗痛证的特效穴均在腕踝关节以下,其位置接近荥输穴。同时,董公的入室弟子杨伟杰先生在其《针灸宝典》一书中对《难经》之“俞主体重节痛”有独到而深刻的论述,强调治疗痛证宜选用输穴。因此,董氏奇穴配合十四经穴在凋气通经方面疗效较普通针灸好,故经此次治疗后,患者素有之肩颈不适消失,且无复发。

    病例2:黎某,男,23岁。1月前扭伤致右踝关节周围及足背部肿胀疼痛,经用药物外敷治疗后,右踝关节肿胀疼痛改善不明显,遂来求治。刻诊: 右踝周围及足背肿胀疼痛,以内侧为甚,可自行行走,但跋行,余未见明显异常。查体:右足踝内侧及足背肿胀,并见有瘀络,右足踝内侧(相当于足太阴脾经循行部位)压痛(+),背曲、左右旋转疼痛加重。曾行X线照片检查提示:右踝关节软组织肿胀,骨质未见异常。针灸处方:①右足踝周围及足背瘀络三棱针点刺放血;②五虎4()、太白()。先用三棱针点刺瘀络,暗红色瘀血随即流出,直至颜色变为鲜红自然停止,共放出暗红色血液约15ml。随后针刺左侧五虎4,同时嘱患者活动右踝关节,2 min后,患者诉疼痛消失,行走已无跋行,然后再针右太白,留针25 min。每周2次,均按前法共治7次,患者右足踝关节周围及足背已无肿胀疼痛,关节活动自如,行走无不适。

    :该患者因外伤致右踝内侧及足背肿胀疼痛不适,活动后加重,行走不便,见其右踝周围及足背瘀络明显,知瘀血痹阻脉络无疑,故先予瘀络刺血祛瘀通经,后以毫针针刺调气通经,遂告痊愈。

    病例3:尹某,女,29岁。患者因“反复肩颈部强痛不适5年余”来诊。刻诊:肩颈部强痛,以右侧肩颈部手阳明大肠经循行部位为甚,伴有头昏重,眼胀,手脚心发热易汗,纳眠可,大便2日一行,小便可,舌淡红苔薄白,脉细。查体:颈椎生理曲度存在,颈项部及肩前部肌肉稍紧张,压痛(+),以右侧为甚。针灸处方:重子()、重仙()、大白()。针刺左侧重子、重仙及右侧大白穴,进针后捻转行针,同时嘱患者慢慢活动肩颈。3  min后,患者诉肩颈部强痛不适缓解约80%,头昏重,眼胀亦随之减轻许多,遂留针25 min,同时予以红外线照射右侧肩颈部。治疗结束后患者诉肩颈部非常舒适,无明显强痛,头昏重感、眼胀、手脚心发热等症状亦明显改善。二诊:患者于3天后继续治疗,诉头昏重、肩颈部强痛、眼胀、手脚心发热易汗改善。同前法继续治疗。三诊:患者于4天后复诊,诉每次治疗后,感觉较舒适,这种感觉仅能维持12天,之后上述症状逐渐出现。仔细观察患者背部,发现第7颈椎及第1,2胸椎附近有明显的小瘀络,色暗红,遂予刺络配合拔罐,留罐2 min,放出暗红色血液约20 ml,放血后继续按前法针刺治疗。患者诉放血留罐期间,自觉肩颈部十分清爽舒适,头昏重感、眼胀亦随之消失。1周后,患者复诊告知,1周内未再出现头昏重、肩颈部强痛不适、眼胀、手脚心发热易汗等症状。遂予前法治疗1次以巩固疗效。

    :颈椎病是临床中常见的一种病证,多发于长期伏案工作的白领。该患者颈项部强痛,伴有头昏重,眼胀,手脚心发热易汗,属于混合型颈椎病(颈型、交感型),既有无形之邪,又有有形之邪(瘀血)痹阻经络,经络不通,故见颈项部强痛不适及头昏重,由于颈项部肌紧张,致使颈椎间隙变窄而压迫交感神经,出现眼胀、手脚心发热易汗等症状。第一、二诊,以毫针调气通经,经络虽暂通,但有形之邪未去,1 -2日后经络复闭,故见上述症状复现。第三诊,视其背部,见瘀络,观其外象,知里有瘀血也,遂以三棱针逐瘀通经,有形之邪去,经络遂通,再以毫针调气通经以巩固疗效,故未再复发。

      董氏奇是针灸领域里的一朵奇葩,其理论渊源与《内经》一脉相承,其治疗范围极广。《内经》强调:“治病必求于本”,治疗痛证必辨虚实,实则不通,虚则不荣。以笔者愚见,董氏奇穴在治疗实痛方面疗效卓著,若能辨清气与血,用之得当,效如择鼓,但在疗虚痛方面,疗效尚欠确切,尚待进一步探究。

 

 

LOL外围app_哪个app可以买lol比赛-主页 lol竞猜软件_lol竞猜平台-官方唯一授权 lol竞猜平台_lol竞猜官网-官方唯一授权 lol比赛下注_LOL赛事竞猜-官方唯一授权 lol竞猜官网_lol比赛下注-官方唯一授权 LOL赛事竞猜_lol赛事投注官网-官方唯一授权 火博体育_火博官网登录_火博体育平台-官方网站 lol赛事投注官网_lol下注平台-官方唯一授权 英雄联盟下注官网_英雄联盟赛事投注官网-主页 lol下注平台_lol比赛下注平台-官方唯一授权